2007-07-08

被撞了


是的,我發生車禍了,就在高速公路上。事後看這些事發當時所拍攝的照片,才感到自己有多麼好運。

這是我第一次遇到這麼嚴重的車禍,但也相當慶幸除了車子損毀之外,車上的所有乘客並無大礙。更幸運的是高速公路警察那時就在路旁幾乎完整的目擊了車禍發生的過程,在車禍發生後馬上協助處理,使得後許釐清肇事責任上也較無爭議。後續的理賠至我把這篇 blog 補完時 (2007/08/05) 已大致處理完畢,我就大略的描述一下事發的過程吧。
那天車上載著爸媽,奶奶還有姑婆要前往蘇澳遊玩,預定由北二高轉往北宜高。這段路雖不常開,但因自己平時愛玩倒也走過兩三次以上,也還不至於太陌生。在二高上車行順暢,我順著指示切到外側車道準備要進入二高接往北宜高的閘道。事後回想我也可以繼續往前直到接近閘道口才切入外側車道,或許就可以避開這場車禍,但通常我不會這麼做。第一是這樣的開法過於匆忙反而危險,第二是快到閘道口才硬擠入會讓我有種插隊的罪惡感,我寧可早點悠閒地變換到外測車道,反正也不會因此就多耽誤半小時。看了一眼後照鏡,車後跟的是一台水泥車。在路上儘量不要開在這類重車的前後,我心想反正等會就要轉往三高擺脫它了,一下子應該沒有問題吧。沒想到這個錯誤的決定導致後來的事故。

或許是音樂季的緣故,往宜蘭高的車多壅塞由閘道回堵到二高上,我前面的車子緊急煞車停了下來,我也跟著踩下煞車。老實講當車上載著長輩時我都會盡量溫和的開車,畢竟舒適與安全才是最重要的。而這一個煞車正讓我覺得不太滿意,雖不是劇烈的緊急煞車,但稍嫌急的煞車動作我想還是會令車上的長輩感到不適。車子停下後我習慣性地看了一眼後照鏡,時間彷彿從此開始出現了分隔線,接下來所發生的一切都變得不太真實。後照鏡中水泥車似乎未煞車以一種超乎現實的速度快速逼近,腦中很清楚的意識到馬上要被撞了。我根本還來不及開口警告車上的所有乘客,甚至連罵髒話的時間都沒有。為了不想要發生車子被夾困在中間的慘劇,腦中ㄧ閃而過的念頭是趕快將方向盤向右邊打,無論是切到右邊狹小幾乎不到一個車道寬的空間還是滑下邊波都比在原地被撞來得好。我不確定這是否是恰當的舉定,但在當下沒有時間思考與判斷的情況下我立即動手旋轉方向盤。

這台老車是沒有動力方向盤的,所以同在原地空轉方向盤其實是件費力的事。我也不確定方向盤往右打了幾圈與是否已經到底,只知道撞擊比我預期還來得快,在後座乘客一震驚呼下車子就朝右側邊坡滑了出去。我無暇也無力去注意後座的狀況,在感受到猛烈的撞擊後我雙手緊抓著方向盤想要重新掌控這台已經失控的機器。為了要將車子從邊坡再次開回到車道得將方向盤往右轉,據我爸說他在這時出手幫我推了一把方向盤,但在這出事的一瞬間對我而言彷彿除了眼前的路況以及我手上的方向盤之外,一切似乎都不存在,或是說我都感受不到。當車子打橫停在高速公路的外側車道上時,我才又與正常的時空接軌。這張照片中地上白色的煞車痕就是車子被撞之後滑行的軌跡,原本是想要利用車道最外面的空間閃避的,但最終還是滑下邊坡撞倒路旁的小樹枝後又回到正常路面。

再來就是原本就停在路邊的警察前來協助處理善後。回頭看看車子的狀況原來後車箱幾乎全毀,後擋風玻璃碎裂。但或許是往前衝吸收了撞擊的力道,後座結構完整,兩邊車門皆可正常開啟,長輩們也都沒有明顯嚴重的外傷。雖然車禍打亂了出遊的計畫,也浪費了我們一整個週日,但這一切都已經是不幸中的大幸了,畢竟生命是無價的。

再來就要出國讀書了,開車的機會應該會更少(我是窮留學生)。但我想這次的教訓會令我以後開車更加謹慎小心吧。面對這種重車也會更多加注意,畢竟好運不是天天有,自己守法多小心才是王道。

3 則留言:

KFC -- King of Firedragen。Catter 提到...

去美國就開快車 XD

好久不見啦~我是從你的 La Fonera hotspot 簡介連過來的 XDD
因為我的 Fon 也在附近,記得之前你說你也有放,所以就找了一下,就找到啦~

信華

KFC -- King of Firedragen。Catter 提到...

原來是在台灣 囧TZ

CASPIAN 提到...

好佳在!一切好像有命運之神的推弄,保護你們一家人平安,不幸中的大幸。尤其看到你的小車比較砂石車的體積,還能僅有前後凹陷,比起我在納尼亞王國爭奪王位寶座事件,你真是幸運。